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成果 > 科研成果 >

九朝良臣:元代雍古名臣赵世延丛考

日期:2015-12-02 10:45:10  来源:  浏览:

九朝良臣:元代雍古名臣赵世延丛考

 

王红梅

 

[摘要] 赵世延为元代雍古部名臣,一生经历了从世祖至顺帝约九朝,历仕省台要职近五十余年,位高权重,关心军国利弊,对元朝中后期的政治决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被誉为“九朝元老”、“九朝良臣”、“九朝御史”。赵世延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反对武力镇压,主张以怀柔羁縻的方式,处理民族矛盾。他重视文教事业,先后在陕西、四川等地创办了鲁斋、紫岩等知名书院;建议仁宗加封梓潼神君为文昌帝君,使之成为职司全国科举文运的神祗,晚年负责编纂《经世大典》。本文在梳理元人文集、方志及相关传世文献的基础上,探究他在政治、经济以及文化教育等领域所做的重要建树。

[关键词]雍古部;名臣;儒学;仕宦

中图分类号:K281.3               文献标识码:A   

 

项目基金: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元代鲁国公赵世延治理巴蜀研究”(XBYJC201106)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王红梅(1972-),女,新疆昌吉人,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回鹘文文献、西北民族史。四川 南充 637009

 

 

 

元朝结束了唐末五代以来三百余年南北分裂的局面,不断加强对边疆地区的管辖。随着北方蒙古族入主中原地区,大批来自西域、中亚的色目人纷纷迁居中原,接受传统的儒家文化。雍古部是元代色目人中受汉文化影响较深的部族。雍古部名臣赵世延(1260-1336年),历仕世祖至顺帝约九朝,先后担任各路及行省要职近五十余年,晚年官至翰林学士承旨、中书平章政事,奉命编修《经世大典》,因功受封为鲁国公。赵世延被誉为“九朝元老”、“九朝良臣”,其中他在御史台任职较久,历任肃政廉访使、陕西行台、江南行台侍御史、御史台侍御史、御史中丞等职,又被称为“九朝御史”。

上世纪初,陈垣先生在其名著《元西域人华化考》中,考证了赵世延由景教世家转而接受儒学,后因受到权臣铁木迭儿的诬陷,进而参禅悟道的心路历程;[[1]](P51-54)陈垣先生还将他列在元代西域文家之首,肯定了他的文学造诣。[[2]](P75)化一在《元代政治家赵世延》一文中,阐述了赵世延遭受权臣陷害的是非曲直,评介了他不畏权贵、心系民生的可贵品德。[[3]](P83-88)陈世松在《四川通史·元明卷》中简述了按竺迩家族对巴蜀地区的镇守。[[4]](P30)萧启庆先生考证了元朝多族士人的交往,其中叙述了赵世延器重汉族士人许有壬,俩人不仅结为亲密的翁婿关系,还在政治与学术上保持着密切的合作。[[5]](P487)秦新林在《元代社会生活史》一书中,以许有壬与世延之女的婚姻为例,分析元代的异族通婚。[[6]](P251)此外,赵世延在编纂史书方面的贡献亦得到学界的认可。本文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利用元人文集以及地方志等相关传世文献,对赵世延的生平事迹作更深入的综合研究。

 

一、怀柔西南反对武力征讨

 

赵世延出自雍古部,其先祖生活于云中塞上(今山西大同境内)一带。雍古部,又译作汪古、王孤、瓮古、旺古、汪骨、汪古惕等,金元时期生活于阴山以北地区。据《史集》载,金朝皇帝为了防御蒙古、克烈、乃蛮等部,构筑了一道城墙,交给该部守卫。这道城墙在蒙古语中称为atkū,因此,该部得名汪古。[[7]](P230)雍古处于漠北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交汇的地带,许多人通晓多种语言文字,文化水平较高。

学界对于雍古部的族属存在一些争议。《新元史》中称,“雍古氏,回鹘之贵族也”。[[8]](P630)屠寄在《蒙兀儿史记》中亦将该部列入色目人,“雍古惕,本回鹘遗种。唐以来为中国保寨。”[[9]](P1045)因此,近代有的学者认为赵世延是畏兀儿族,也有学者将雍古部列入蒙古族。更为有趣的是,赵世延的同僚甚至误认为他是汉族。《元史•赵世延传》中记载:

延祐元年,省臣奏:“比奉诏汉人参政用儒者,赵世延其人也。”帝曰:“世延诚可用,然雍古氏非汉人,其署宜居右。”遂拜中书参知政事。居中书二十月,迁御史中丞。[[10]](P4164)

然而,雍古部的族源可追溯到唐代迁居阴山地区回鹘人的后裔。周清澍先生详细考证了汪古部的来源,认为汪古部应属于突厥语族,源自回鹘余部,由漠北回鹘败亡时留在阴山一带的余部、唐末由雁北北上的沙陀人、金初释放的回鹘俘虏等组成,还融入了晚唐以来的羌浑诸族。尽管汪古部中包括中晚唐以来的羌浑诸族, 但其主部落则是突厥系的民族, 这是确定无疑的。[[11]](P131)台湾学者萧启庆亦认为,汪古是居住于漠南阴山地区的突厥语部族,是色目人中受汉文化影响较深的部族。[[12]](P480)因此,雍古部源自唐代迁居阴山地区回鹘人的后裔,此观点逐渐得到学界的认同,亦得到考古发掘的证实。

在宋元王朝更替之际,蒙古大军南下、问鼎中原的时代,雍古赵氏家族以勇敢善战而起家,成为元代显赫一时的贵胄。赵世延的祖父按竺迩(1194-1263年),自幼父母亲双亡,寄养在外祖父黑水千户术要甲家。时人将“术”讹读为“赵”,称他为“赵要甲”,遂改姓为赵,后世均以赵为姓。按竺迩自幼精于骑射,骁勇善战,年轻时追随成吉思汗西征南讨,屡立赫赫战功,被封为蒙古汉军征行大元帅,受命长期镇守四川,遂举家定居成都。窝阔台时期,他转战西北、西南地区,先后参加了灭金灭宋的战役,为元朝的统一屡立奇功。按竺迩奉命在甘肃礼县,建礼店元帅府,坐镇陇蜀孔道,派遣良将“侯和尚南戍沔州之石门,术鲁西戍阶州之两水”,[[13]](P2984)西南诸州不敢侵犯。中统元年(1260年),忽必烈即位,蒙古宗王阿里不哥与之抗衡,蒙哥旧部阿蓝答儿、浑都海纠集部队,参与叛乱,占据关陇一带。此时按竺迩已年逾花甲,仍亲自率军,与汪良臣等一起大败叛军,擒获阿蓝答儿、浑都海等,平息了此次叛乱。[[14]](P14)捷报传来,世祖为他“锡玺书褒美,赐弓矢锦衣。”[[15]](P2985)延祐元年,仁宗追封他为秦国公,谥号武宣。

赵世延的父亲赵国宝更是智勇双全,招抚吐蕃酋长与诸羌大酋长,稳定了西南地区的局势,为元朝的统一铺平了道路。中统元年,他统率元军的先锋部队直攻重镇重庆,迫使南宋守将张实投降,擒杀了阿蓝答儿叛将火都。随着西南局势的推进,需要控制甘川地区的吐蕃势力,此时赵国宝没有一味地采用武力征讨,而是采用怀柔手段,劝说吐蕃酋长勘拖孟迦入朝。他亦因功授“三品印,为蒙古汉军元帅,兼文州吐蕃万户府达鲁花赤。”[[16]](P2986)此后,他又劝说扶州诸羌大酋长呵哩禅波哩揭归附,使其受封万户,赐金虎符,诸酋长亦受封为千户,皆赐金符。赵国宝治理文州期间,颇有善政,深得当地少数民族的爱戴。

赵世延为赵国宝之次子,继承了其父的风范,自幼聪慧,心地仁慈,喜好读书。世延二十岁时,得到忽必烈的召见,进入枢密院、御史台学习。青年时期,他就显露出超强的政治才能与过人的胆识。在其父的影响之下,他认为解决民族矛盾的根本在于安抚人心,反对武力镇压,主张以羁縻怀柔的方式,来缓和民族矛盾。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时年二十四岁的赵世延出外为官,任承事郎、云南诸路提刑按察司判官,协助省臣出兵平定乌蒙蛮的叛乱。元成宗时期,赵世延先后任山东肃政廉访副使、江南行台侍御史。武宗至大四年(1311年),他调任中奉大夫、陕西行台侍御史。身为言官,他坚持原则,对于祸国扰民之事直言进谏。当时,云南行省边境八百媳妇国发生叛乱,与大、小车里时而联络起兵,时而互相征战,云南行省多次派兵征讨,未能平息。

八百媳妇国就是泰国历史上的兰那国或榄那国,位于今泰国北部、缅甸东北部、泰国清迈周边地区。大德四年(1300年),元廷不顾大臣哈剌哈孙的反对,派遣云南行省左丞刘深率大军征讨八百媳妇。刘深率军自云南出发,“取道顺元,远冒烟瘴,未战,士卒死者已十七八。”由于路途遥远、水土不服等原因,元军惨遭失败,几乎全军覆没,刘深被斩首。然而,好大喜功的皇帝与枢密院大臣不甘心失败。皇庆元年(1312年),元廷复命右丞相阿忽台,再次率大军征讨八百媳妇国。赵世延多次上书,反对出兵远征八国媳妇国。他极力谏言:“蛮夷事,在羁縻,而重烦天讨,致军旅亡失,诛戮省臣,藉使尽得其地,何辅于国?今穷兵黩武,实伤圣治。朝廷第当选重臣知治体者,付以边寄。兵宜止,勿用。”[[17]](P4164)赵世延强调解决民族矛盾的根本在于收服人心,主张委派能臣,妥善处理民族矛盾,反对一味地实施军事镇压,这样只能激化民族矛盾,于国于民毫无益处。在穷兵黩武的蒙古统治之下,这一怀柔招抚的民族观可谓难能可贵。

面对赵世延反对用兵的谏言,枢密院大臣却敷衍塞责,以用兵为国家大事,“不宜以一人之言为兴辍”。赵世延依然坚持上书,反复陈述用兵之利弊。元廷最终放弃了武力征讨的做法,改用招抚办法,遣使招谕,缓和了与八百媳妇国的矛盾,为其归顺铺平了道路。皇庆元年,该国开始主动遣使入贡象及方物。泰定四年(1327年),八百媳妇国王两次遣使朝觐,希望得到册封。于是,元廷在其地设置蒙庆宣慰司都元帅府,以其国王任宣慰司都元帅。至顺二年(1331年),元廷又置八百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驻地设在今泰国清迈。[[18]](P38-44)八百媳妇国在元代多次朝贡,成为元朝相当恭顺的藩属之国。这一切应归功于赵世延的远见卓识,与他羁縻怀柔、体恤民情的民族观是密不可分的。

赵世延深受儒家思想之影响,反对一味的武力镇压,主张以安抚怀柔的方式,处理民族矛盾,反对民族歧视,对各族人民平等对待。在处理民族关系方面,孔子提出“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孔子认为通过教化的手段,可以使夷狄接受中原正统文化,用“修文德以来之”的方式,来安抚少数民族,从而缓和民族矛盾。儒家的仁政思想与怀柔政策在中国传承了二千多年,成为历代王朝处理民族关系的主要思想依据。

 

二、直言进谏  弹劾蒙古权贵

 

元廷为了维护蒙古贵族的特权、巩固其统治,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民族压迫和分化政策,实施四等人制。元朝在职官制度上确保蒙古贵族居于统治地位,规定“其长则蒙古人为之,而汉人、南人贰焉。”[[19]](P2120)同时,在地方官府“以蒙古人充各路达鲁花赤,汉人充总管,回回人充同知,永为定制。”[[20]](P106)这意味着在中央机构上,中书省、枢密院与御史台的首席长官主要由蒙古人担任,很少由色目人任职,而汉人、南人只能担任副、贰职务;在地方政府上,最高官吏达鲁花赤一般由蒙古人担任,色目人作同知,而汉人作总管,同知、总管彼此互相牵制,服从于达鲁花赤。正因如此,元代许多高级官员大多由出身“大根脚”的蒙古人、色目人担任。元廷对蒙古贵胄、色目宠臣过于信赖与倚重,导致元中后期多次出现蒙古及色目权臣骄横跋扈,擅权祸国,加速了吏治的腐败与王朝的衰微。

元代色目官员大多贪财好利,恣意妄为,加深了官场的腐败。赵世延虽为色目官员,却为官清廉耿介,敢于直言进谏,对权臣们祸国殃民的行为,无论是蒙古宠臣、还是吐蕃权臣,都敢于上书弹劾纠正,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元廷的腐败。

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赵世延升任监察御史,当时恰逢吐蕃权贵桑哥任丞相,把持朝政。桑哥是元代著名的理财之臣、胆巴国师的弟子,“为人狡黠豪横,好言财利事,世祖喜之。”[[21]](P4570)桑哥曾一度得到忽必烈的宠信与重用,权势显赫一时。至元二十四年(1287),他被任命为平章政事,十一月,升右丞相。桑哥善于敛财,任职期间发行新钞(至元钞);检核中书省亏欠钱沙;置征理司,钩考追征仓库钱粮;派官理算(清查)江淮等六省财务;增征盐茶酒醋等税。[[22]](P26)桑哥的这些理财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元廷的财政危机。但是,在清理江南钱谷时,他清查和追征积年通欠钱粮,增加茶盐课税,大增商税,导致民怨沸腾。而且,桑哥过于专横,掌握着中央与地方官员的调动权,“凡铨调内外官,皆由于己,而其宣敕,尚由中书,桑哥以为言,世祖乃命自今宣敕并付尚书省。”[[23]](P4575)许多官员纷纷依附于桑哥,一些敢于反对他的臣僚遭到桑哥的殴辱甚至杀害。然而,年轻的赵世延果断采取行动,与同僚弹劾丞相桑哥的不法行为。他的奏章被桑哥的亲信赵国辅所扣押,其余五位官员均遭桑哥报复被排挤出朝,惟有赵世延因年轻而得以幸免。

元朝中期,蒙古权臣铁木迭儿在答己皇太后庇护之下,祸乱朝政,专横贪虐,结党营私,打击不肯依附于他的正直官员。铁木迭儿在大德年间,担任同知宣徽院事,兼通政院使,掌宫廷饮膳等事,获得了武宗母答己太后的宠信。武宗去世后,仁宗尚未即位,皇太后先发制人,任命铁木迭儿为右丞相。延祐元年(1314年),赵世延升任参政知事,兼管国子学,任中书省仅二十个月,即升任御史中丞。仁宗对赵世延极为器重,下旨“省臣自平章以下,率送之官。其礼前所无有,由是为权臣所忌,乃用皇太后旨,出世延为云南行省右丞。陛辞,帝特命仍还御史台为中丞。”铁木迭儿为了独揽朝中大权,试图将赵世延调离京城,出任云南行省右丞,但在仁宗的干涉之下,其阴谋未能得逞。

铁木迭儿任右丞相期间,为了增加赋税,实行江南经理,派人在江浙、江西、河南等地分道考核田粮。他们所到之处,括田增税,恣横骄纵,怙势贪虐,天下怨声载道。延祐三年(1316年)春,铁木迭儿为迎合仁宗与答己太后,上奏立仁宗之子硕德八剌为皇太子,得到太后与仁宗的默许,此后,他在朝廷中更加专横跋扈。上都富人张弼杀人被囚禁,以六万贯重金贿赂铁木迭儿,为其开脱。铁木迭儿居然派家奴胁迫上都留守贺伯颜释放张弼,伯颜不肯,据实上奏。此时,杨朵儿只由侍御史拜中丞,慨然以纠正其罪为己任,彻查此事,联合朝中四十多位监察御史,共同弹劾劾铁木迭儿。赵世延身为御史中丞,大力支持御史们这一举动,并亲自上书“劾奏权臣太师、右丞相帖木迭儿罪恶十有三,”以其罪行应当处斩。仁宗闻奏大怒,砸碎铁木迭儿太师印,夺其官职,并欲斩首。但铁木迭儿藏匿于答己太后的近侍家中,仁宗不愿忤逆太后,赦免了铁木迭儿,仅以罢相了事。不到半年,铁木迭儿又重新起用他为太子太师,朝野为之震惊。参政赵世延为御史中丞,“率诸御史论其不法数十事,而内外御史论其不可辅导东宫者,又四十余人。”[[24]](P4579)然而,其结果仍“以皇太后故,终不能明正其罪。”

1320年,仁宗去世,铁木迭儿重新攫取相位,独揽朝政,并蓄意报复。很多弹劾过他的官员被他迫害致死,赵世延也难逃其魔掌。此时,赵世延要求外调,任四川行省平章政事,仍被铁木迭儿陷害入狱。英宗即位,大赦天下,赦免了赵世延。铁木迭儿仍不肯善罢甘休,设计构陷罪行,再次将他陷害入狱,并百般折磨他,逼其自尽。英宗对铁木迭儿陷害赵世延之事了如指掌,将赵世延释放出狱,回家养病,使他免遭毒手。不久,铁木迭儿病死,赵世延的冤情得到昭雪,并彻底摆脱了魔掌。

有元一代,仁宗自幼熟读儒家经典,接受正统的儒家教育,是一位较为开明、仁慈的皇帝。即位之后,他励精图治,整顿朝政,恢复了中断数十年的科举考试,增加了江南汉族士人入仕的机会。但是,他为了改变与武宗的兄终弟及、叔侄相传的约定,欲将皇位传给儿子硕德八剌,不得已而向太后妥协,纵容其爪牙铁木迭儿跋扈朝中。仁宗朝尚且如此,可见元代蒙古官员贪婪跋扈之烈。而赵世延身为色目重臣,却不畏权贵,不畏生死,敢于制止蒙古、吐蕃权臣的祸国殃民行为,体现了他敢于声张正义,勇于跟权臣腐败势力斗争的可贵精神。

 

 三、恢复儒学  重视文教事业

 

赵世延热衷儒学,探究儒家治世之道,“喜读书,究心儒者体用之学”。终其一生,他以恢复儒学为己任,并将仁政爱民的理念贯穿于政治生涯中。在他五十余年的仕途生涯中,足迹遍及江南、华北、华中、西南地区,每到一任,总能泽被一方百姓。

(一)尊师重教、创办书院

赵世延重视地方教育事业,倡导儒学,兴办学校。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赵世延转任奉议大夫,出任江南湖北道肃政廉访司事,任职期间,“敦儒学,立义仓,撤淫祠,修澧阳县坏堤,严常、澧掠卖良民之禁,部内宴然。”[[25]](P4163)他访查民情,撤毁淫祠,兴办学校,开启民智;同时,他关心经济生产,重视水利工程的修建,修复了澧阳县坏堤,整修河堤,平息水患;此外,他还设立义仓,救济贫困百姓,并惩治豪强地主,禁止掠卖平民百姓。在他的治理之下,当地社会风气大振,百姓安居乐业。

赵世延任陕西行台侍御史时,心系教育事业,在处理繁冗的积压案件之余,关心当地书院的发展。鲁斋书院是元代陕西著名的书院之一,以儒学名臣许衡之别号而命名,有些学者就认为鲁斋书院是由许衡创办的。其实不然,鲁斋书院创立于1314年,此时许衡已去世三十余年。鲁斋书院是赵世延为纪念儒师许衡而亲自创办的。“陕西行台侍御史赵世延,请即奉元置鲁斋书院,中书奏恕领教事,制可之。先后来学者殆千数。”[[26]](P4327)鲁斋书院位于奉元(今陕西西安市),世延命奉元人同恕领教,先后培养出学生上千名。随后,世延上奏元廷,请求朝廷拨田养士,聘请儒臣领教事,以教化百姓。此奏议受到元廷的嘉奖,延祐元年(1314年)五月,元廷下诏《谕立鲁斋书院》,诏曰:

中书省奏御史台言:“故中书左丞许衡,首明理学,尊为儒师。世祖皇帝在潜邸,尝以礼征至六盘山,提举陕右学校,文风大行。西台御史请以他郡先贤过化之地为立书院。前齐哩克琨总管王某献地宅以成之,延请前国子司业某同主领,教生徒。乞降旨拨田养士,将王某量加旌劝。”准奏。可赐额曰“鲁斋书院”。仰所在官司,量拨系官田土入学,奉朔望、春秋之祀,修缮祠宇,廪饩师生。务在作养人材,讲习道义,以备擢用。[[27]](P5)

由此可知,仁宗以许衡之别号赐名书院,来纪念这位硕儒,使书院声名远扬,三秦地区的学子纷纷慕名而来。鲁斋书院前院设有夫子燕居之殿,以颜子、曾子、子思、孟子侑坐;后院为讲堂,左右列讲堂,格物、致知、正心、诚意等四斋,并祭祀许衡与张载。元廷还下谕陕西省给田、命官、设禁如他学院故事。[[28]](P293)鲁斋书院一直是陕西地区知名书院,沿用至清末。

延祐三年(1316年),赵世延擢升为翰林学士承旨,兼任御史中丞,上奏弹劾右丞相铁木迭儿十三大罪,使其被罢官。赵世延外调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努力恢复巴蜀地区的教育事业。他在成都亲自制定章程,拨出土地,作为赡学的资费。“赵公世延使指蜀道,悯士习之颓弊,教养道息,无以承流宣化,乃选秀民年二十上下者,复其身,补弟子员,定章程,树令于学,以明经治行为业。步其地,得其亩,制其域,如市地法。会其利入,岁以为赡学永业,所输入廪师弟子。”[[29]](P599)

赵世延还亲自捐出薪俸,在四川绵竹张轼故居修建紫岩书院,以纪念张轼在理学教育中的杰出贡献。张轼为抗金名将张浚之子,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教育家,与朱熹、吕祖谦齐名,并称“东南三贤”。张轼出生于汉州绵竹(今四川绵竹县),早年随父移居湖南,主掌岳麓书院,成为南宋理学湖湘学派的代表人物。紫岩书院位于四川绵竹城北二十里,修建于1316年,历时两年,于1318年竣工。落成时,赵世延请求元廷下诏,赐名紫岩书院,并命文人张养浩撰写《敕赐成都紫岩书院记》。

绵竹广汉属邑,北达邑二十里,为岷山之麓,隆然复起者,为紫云岩,宋南轩先生张宣公轼故居也……地以亩计二十,屋以楹计者二百有奇……凡学宫所需,靡不具。其先圣燕居堂,配以颜曾思孟,西向列坐,应图合礼。其制度精详,规抚宏敞,皆蜀所未有。台臣图之以闻,诏赐额曰“紫岩书院”。公(指赵世延)喜其完,过以语仆,并命记之。[[30]](P616-617)

紫岩书院日后成为绵竹地区的重要学府,规模较为可观。明永乐初,书院迁至城东月波井附近。嘉靖十五年(1536年),维修时进行扩建,使之初具规模。明末毁于兵焚,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知县尹渐逵捐薪俸在县署附近重建紫岩书院。清末废科举,兴建学堂,紫岩书院改为绵竹县立初中,一直沿用至今。[[31]](P75)

(二)主持科考、祭孔祀文昌

科举制度是中国封建社会主要的人才选拔制度,初创于隋,完善于唐,发展于两宋,至元代却时断时续。窝阔台九年(1237年),耶律楚材主持了“戊戌试”,选拔了一批优秀的儒士。此后,忽必烈曾对科举考试的行废进行过多次讨论,但未能付诸实施,科举考试被搁置近七十余年。元仁宗即位后,恢复了停滞数十年的科举制度,其中赵世延亦有功劳。仁宗早年接受儒学教育,深谙儒家治国思想,于皇庆二年下旨,重开科举取士,给予汉族儒士入仕为官的机遇。

甲辰,行科举。诏天下以皇庆三年八月,天下郡县兴其贤者、能者,充贡有司,次年二月,会试京师,中选者亲试于廷,赐及第出身有差。帝谓侍臣曰:“朕所愿者,安百姓以图至治,然匪用儒士,何以致此。设科取士,庶几得真儒之用,而治道可兴也。”[[32]](P558)

仁宗认为设科取士,选拔更多儒士为元廷服务,方可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因此,仁宗下诏选拔汉族儒士担任宰相之职,朝中就有官员向仁宗举荐赵世延,“比奉诏汉人参政用儒者,赵世延其人也。”仁宗回答:“世延诚可用,然雍古氏非汉人,其署宜居右。”是此,延祐元年(1314年)春正月,“授中书右丞刘正为平章政事”,二月以“侍御史赵世延为参知政事”,三月命赵世延纲领国子学。[[33]](P563-564)由此可知,仁宗有意擢升世延进入中书省,因其并非汉族,只能屈居参知政事。延祐二年,儒学名臣李孟被任命为中书平章政事,赵世延仍任参政知事。[[34]](P2819)同年,元朝在京城举行会试,平章政事李孟为知贡举,参知政事赵世延与集贤大学士赵孟頫任读卷官。此年,元代文学家许有壬参加科举,赵世延为此次会试的读卷官,对他颇为赏识,大力拔擢他,两人结下深厚的座师与门生情谊。

元代科举考试对唐宋科考进行了改革,废除诗赋,重视经学,以《大学》、《论语》、《孟子》、《中庸》为考试范围,以朱熹的《四书集注》为标准,程朱理学在科举考试的内容上占据主导地位。程朱理学正式成为官学,成为科举考试与学校教育的主要内容,这对明清的科举考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由此,孔子的政治地位亦得到提升。

延祐三年(1316年),赵世延积极上书朝廷依照前朝礼仪,祭祀孔子,并追封孟子的父母。“以御史中丞赵世延言,南北祭礼,不宜有异,乃诏以颜曾思孟配享,又诏封孟子父激为邾国公,母仉氏为宣献夫人。”[[35]]“诏春秋释奠孔子以颜子曾子子思孟子配,是为四配之始,先是宋度宗咸淳三年,增升曾子子思。”[[36]]四配始于咸淳三年(1267年),宋度宗命增曾参、孔伋配享,始成四配之名。所谓四配即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亚圣孟子,以四位配祀孔庙。在赵世延的建议之下,“当升子思如典故制,曰可改列坐两旁之旧,以颜曾思孟为次,皆东坐西向。”[[37]]至此,元代的曲阜孔庙才有四配之设。

中国素有“北孔子、南文昌”之说,北方有儒学先师孔子,南方则有主掌科考文运之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原为四川地区崇拜的梓潼神,本是民间信仰的地方神祇,由蜀人崇拜张亚子衍化而来,逐步被赋予了雷神、蛇神、文昌神等多种身份。自唐宋以来,随着科举制度的规模化和制度化,历代皇帝逐步加封文昌梓潼帝君,因而,民间对文昌帝君的信仰日益盛行。赵世延顺应时代潮流,建议仁宗加封巴蜀地方神梓潼神为文昌帝君,使之成为掌管全国科举文运的神祇。据虞集《四川顺庆路蓬州相如县大文昌万寿宫记》载:

文昌宫者,蜀梓潼县七曲山神君之祠也……独所谓七曲神君者,学士大夫乃祀之,以为是司禄主文、治科第之神云。宋亡蜀残,民无孑遗,鬼神之祀消歇。自科举废,而文昌之灵异亦寂然者四十余年。延祐初元,天子特出睿断,明诏天下以科举取士,而蜀人稍复治文昌之祀焉。是时,余在奉常充博士,适蜀省以其事来上,予议榜其庙门曰:右文开化之祠。未几,今翰林学士承旨云中赵公世延方为御史中丞,移书集贤以闻,天子为降玺书褒显神君甚渥,而祠文昌者日盛矣。[[38]](P762)

 据此碑可知,虞集亲眼目睹了四川地区祭祀梓潼神的盛衰,延祐重开科举取士,蜀中一度沈寂的文昌帝君信仰开始复苏。虞集将此事上奏仁宗,世延亦积极配合,建言仁宗加封梓潼神。延祐三年,仁宗封“蜀七曲山文昌官梓潼帝君”为“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梓潼神与文昌帝君遂合二为一,逐渐由蜀中地方神升格,一跃成为职司全国科举文运的神祇,也成为掌管人间福禄的神祇,在全国范围内广受尊奉,各地逐渐兴起修筑文昌庙的风气。

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年),赵世延告老还乡,回到成都定居,依然念念不忘文昌帝君,筹资在成都修建祠堂。“鲁国公赵世延,告老还成都,不忘旧德,则拳拳于张君,甫下车,先侍生而卜焉。”“六月甲寅,遂卜其事,步城内外,择异处焉,得西南之雄、坤文之维、地势之元,公侯之宅之尤者,祠事始定。公自为疏若干,以鸠其资。”[[39]]不久,世延病逝,夙愿未了。此后,四川行省参知政事赵成庆与户部侍郎万嘉闾率领官员一百二十余人,“皆割俸以助,几五百余缗”,继续修建祠堂。最终,“祠之经始于天历戊辰,落成以至元己卯”。而且,“自剑门至州邑,率庙而祀之,京师陕东亦祀之者,咸敬张君之功,未有今之盛也。”[[40]]该祠成为巴蜀地区的著名文昌祠,同时,元代对文昌帝君的尊奉亦达到鼎盛。

(三)负责经筵、编纂典籍

经筵制度是汉唐以来帝王为讲论经史而特设的御前讲席。经筵始于汉朝,宋代正式形成一套完善的制度,以翰林学士或其他官员充任或兼任,以每年二月至端午节、八月至冬至节为讲期,逢单日入侍,轮流讲读。元代亦沿袭并发展了经筵制度,世祖、成宗、武总、仁宗等皇帝都曾召请儒臣为其讲论经史,问以治道。至泰定帝元年(1324年),在江浙行省左丞赵简的建议之下,元廷正式确立了经筵制度。

世延在泰定朝,曾负责经筵讲习。泰定四年(1327年)十月至十二月,赵世延升任中书右丞,提调国子监。[[41]](P2828)泰定五年,泰定帝为他平反昭雪,加授翰林学士承旨、光禄大夫。致和元年(1328年),泰定帝以赵世延知经筵事,为皇帝讲学的主讲官,与虞集、段辅、马祖常、燕赤等同为经筵官,专门负责皇帝的御前讲席。

是年七月,泰定帝去世,赵世延等文臣自江陵迎立图帖睦尔。文宗即位,升他为中书右丞。文宗对世延甚为信赖,命他负责编纂《经世大典》。天历二年(1329年)正月,世延复除江南行台御史中丞,行次济州,三月,改集贤大学士,六月加奎章阁大学士,八月拜中书平章政事。

冬,世延至京,固辞不允,诏以世延年高多疾,许乘小车入内。至顺元年,诏世延与虞集等纂修皇朝经世大典,世延屡奏:“臣衰老,乞解中书政务,专意纂修。”帝曰:“老臣如卿者无几,求退之言,后勿复陈。”[[42]](P4166)

此时,赵世延已是八朝元老,因年迈体弱而请求辞官,但是,元文宗不愿让他告老还乡,诏其进京,特许他乘坐小车入朝,专心负责《经世大典》的纂修工作。《经世大典》,又名《皇朝经世大典》,是元代官修政书。天历二年二月,“甲寅,立奎章阁学士院……以翰林学士承旨忽都鲁都尔迷失、集贤大学士赵世延并为大学士,侍御史撒迪、翰林直学士虞集并为侍书学士,又置承制、供奉各一员……(九月)戊辰,敕翰林国史院官同奎章阁学士采辑本朝典故,准《唐、宋会要》,著为《经世大典》。”[[43]](P730-741)至顺元年(1330年),《经世大典》由翰林国史院官与奎章阁学士院负责编纂,赵世延任总裁,虞集为副总裁,次年五月修成,共计880卷,另有目录12卷,附公牍一卷﹑纂修通议一卷。《经世大典》的史料主要来自中央及地方官府文件、元人文集与大臣献书等,对研究元代典章制度、社会经济、民族关系、中外交流方面,均具有很高的史学价值。

 

四、救民于水火 发展地方经济

 

有元一代,在四等人制的民族政策影响之下,蒙古人与色目人享有种种特权,汉人备受歧视和压制,南人地位更低下,色目人凌驾汉人之上。赵世延虽身为色目官员,却无民族偏见,对各族百姓一视同仁。他在陕西、四川、湖北、云南等地曾任廉访使与平章政事等职,每到一地,总能体恤百姓疾苦,发展地方经济,重视教育事业,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

大德十年(1306年)赵世延调任安西路总管。安西路乃故京兆(今西安市)省台所治,是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号称“会府”,历来政务繁多,而其前任官员敷衍塞责,导致壅滞积案达三千件。赵世延上任不到三个月,便全部处理完毕。当时,陕西省发生饥荒,省台官员商议准备上奏朝廷,要求赈济,赵世延却说:“救荒如救火,愿先发廪以赈,朝廷设不允,世延当倾家财若身以偿。”在赵世延的请求之下,当地官员及时发放了赈灾物质,救活了无数百姓。

他曾两次在巴蜀地区任职,在任职期间革除弊政,兴修水利工程,积极发展当地经济。元武宗至大元年(1308年),“调绍兴路总管,改四川肃政廉访使。蒙兀军士,科差繁重,而军士就戍往来者多害人,且军官或抑良民为奴,世延皆除其弊,而正其罪。又修都江堰,民尤便之。”他在任期间,革除积弊,减轻赋税,遏制了蒙古军官的不良行为;同时,他还组织当地百姓,维修、疏浚都江堰,使成都平原大获其利,使饱受战乱的天府之国重现昔日繁盛的景象。因此,他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时至今日,仍为成都百姓视为维修都江堰的功臣而加以纪念。

十年之后,即延祐五年(1318年),赵世延再次重返四川,任四川行省平章政事。此时,他进职光禄大夫、昭文馆学士,却外拜四川行省平章政事。此事是出有因,此前他兼任御史中丞,曾联合百官弹劾铁木迭儿十三条大罪,由于太后的干预,未能将他绳之以法。铁木迭儿在朝中依然权势熏人,“世延仍自危,乞补外,乃拜行省平章政事”。赵世延深感处境危险,才祈求外调地方官。“到官,议即重庆路立屯田,得江津、巴县一带闲田七百八十三顷,摘军千二百人垦之,岁收粟二千七百石。”[[44]](P827)赵世延在重庆路江津、巴县等地推行屯田,不仅解决了当地军民的饥荒问题,也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此外,赵世延还跟当朝汉族官员交往密切,将爱女嫁给汉儒许有壬。延祐二年(1315年),元朝首开科举,赵世延任读卷官,许有壬亦参加此次科考。赵世延对他的文章大为赞赏,极力举荐他。许有壬考中进士,授同知辽州事。不久,许有壬丧偶,而赵世延之女赵鸾待字闺中。赵鸾精通经书,善于弹琴,为当时一才女,以其家世与才学,应不愁婚配。赵世延得知有壬原配去世之后,促成女儿嫁给有壬续弦。赵鸾善待前赵夫人的两个孩子,抚育如己出。赵鸾因其贤惠善良,受封高阳郡夫人,后改封鲁郡夫人。同时,世延与有壬亦结成深厚的翁婿之谊,在政治及学术上合作颇多。

赵世延虽为色目官员,却无民族偏见,对待汉族士人,视同一家。他跟当时声名远扬的书法家赵孟頫、文学家程钜夫等汉族官员关系极为密切。至元二年(公元1336年),赵世延在成都病逝,元顺帝追封他为鲁国公,谥文忠,并专门在其故乡甘肃礼县敕建家庙碑。该碑世称“敕赐雍古氏家庙碑”,又称“雍古氏家庙碑”、“赵氏先庙碑”,现存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城关镇南关村,由龙首、碑身、龟跌三部分组成。碑文由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臣程钜夫奉敕撰,集贤学士、资德大夫赵孟頫奉敕书并篆题,记载了翰林学士承旨、中书平章政事赵世延祖孙三代六英,为建立和巩固元朝政权所立下的丰功伟绩。

后世对世延的评价极高,《元史·赵世延传》称赞他,“历事凡九朝,历省台五十余年,负经济之资,而将之以忠义,守之以清介,饰之以文学,凡军国利病,生民休戚,知无不言,而于儒者名教,尤拳拳焉。”[[45]](P4166-4167)这一评价正是赵世延一生真实的写照。赵世延恪守儒家思想,心系苍生,关心民间疾苦,重视教育事业,积极发展地方经济,主张以怀柔安抚的方式,处理民族矛盾。他历仕从世祖至顺帝约九朝,任省台要职近五十余年,在发展文教事业、恢复地方经济、纠正弊政等方面做出了重要建树。他的这些举措对维护元朝的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亦对我们今天开发少数民族地区提供了一定的借鉴价值。



 注释:

①九朝指世祖、成宗、武宗、仁宗、英宗、泰定帝、文宗、明宗、顺帝九朝,如算幼主天顺帝、宁宗,则为十一朝,九为约数。

② 刘正民:《元代九朝元老赵世延》,谷苞主编:《新疆历史人物:第三集》,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43-48页。

③彭勃主编:《中华监察大典·人物卷·九朝御史》,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666-667页。

④李炳泉、邸富生:《中国史学史纲》,大连:辽宁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218页;傅玉璋:《中国古代史学史》,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203页。

⑤ 周绍祖主编:《西域文化名人志》,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87页;刘正民等:《西域少数民族诗选(汉文古典诗词)》,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61页。

⑥化一:《元代政治家赵世延》,《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1982年第3期,第83页。

⑦黄云兴、郭述贤:《鲁斋书院的兴起和衰落》,《西安文史资料:第14辑》,1988年,第87页;袁明仁、李登弟等主编:《三秦历史文化辞典》,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年,第262页。

 

参考文献:

[[1]] 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2]] 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3]] 化一.元代政治家赵世延[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1982(3).

[[4]] 陈世松主编.四川通史·元明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0.

[[5]] 萧启庆.内北国而外中国[M].北京:中华书局,2007.

[[6]] 秦新林.元代社会生活史[M].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1997.

[[7]] 拉施特主编、余大钧、周建奇译.史集[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8]] 柯劭忞.新元史·赵世延传[M].北京:中国书店,1988.

[[9]] 屠寄.蒙兀儿史记·色目氏族上[M].北京:中国书店,1984.

[[10]] (明)宋濂.元史·赵世延传(卷180)[M].北京:中华书局,1997.

[[11]] 周清澍.汪古的族源-汪古部事辑之二[J].文史(第十辑),北京:中华书局,1980.

[[12]] 萧启庆.内北国而外中国[M].北京:中华书局,2007.

[[13]] (明)宋濂.元史·按竺迩传(卷121)[M].北京:中华书局,1997.

[[14]] 邱树森.浑都海、阿蓝答儿之乱的前因后果[J].宁夏社会科学,1990(5):14.

[[15]] (明)宋濂.元史·按竺迩传(卷121)[M].北京:中华书局,1997.

[[16]] (明)宋濂.元史·按竺迩传(卷121)[M].北京:中华书局,1997.

[[17]] (明)宋濂.元史·赵世延传(卷180)[M].北京:中华书局,1997.

[[18]] (泰)黎道纲.八百媳妇请属元廷考[J].东南亚,1995(1).

[[19]] (明)宋濂.元史·文宗本纪四(卷35)[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0]] (明)宋濂.元史·世祖本纪三(卷6)[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1]] (明)宋濂.元史·桑哥传(卷205)[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2]] 杨志玖.回回人与元代政治[J].回族研究,1994(1):26.

[[23]] (明)宋濂.元史·桑哥传(卷205)[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4]] (明)宋濂.元史·铁木迭儿传(卷205)[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5]] (明)宋濂.元史·赵世延传(卷180)[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6]] (明)宋濂.元史·同恕传(卷189)[M].北京:中华书局,1997.

[[27]] (元)程钜夫.谕立鲁斋书院[A]//李修生主编.全元文·第16册·程钜夫[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0.

[[28]] (元)程钜夫.鲁斋书院记[A]//李修生主编.全元文·第16册·程钜夫[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0.

[[29]] (元)罗寿.成都赡学记[A]//李修生主编.全元文·第39册·罗寿[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0.

[[30]] (元)张养浩.敕赐成都紫岩书院记[A]//李修生主编.全元文·第24册·张养浩[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0.

[[31]] 雷晓光.绵竹县紫岩书院[J].四川文物,1988(3).

[[32]] (明)宋濂.元史·仁宗本纪一(卷24)[M].北京:中华书局,1997.

[[33]] (明)宋濂.元史·仁宗本纪二(卷25)[M].北京:中华书局,1997.

[[34]] (明)宋濂.元史·宰相年表(卷112)[M].北京:中华书局,1997.

[[35]] (清)黎中辅.(道光)大同县志:卷十[M].道光十年刻本.

[[36]] (清)潘相.(乾隆)曲阜县志:卷二十七[M].清三十九年刻本。

[[37]] (清)潘相.(乾隆)曲阜县志:卷二十七[M].清三十九年刻本。

[[38]] (元)虞集.四川顺庆路蓬州相如县大文昌万寿宫记[A].王颋.虞集全集(下册)[M].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

[[39]] (元)赵延之.文昌帝君行祠记[A].正统道藏·河清内传[M].中华书局影印本.

[[40]] (元)赵延之.文昌帝君行祠记[A].正统道藏·河清内传[M].中华书局影印本.

[[41]] (明)宋濂.元史·宰相年表(卷112)[M].北京:中华书局,1997.

[[42]] (明)宋濂.元史·赵世延传(卷180)[M].北京:中华书局,1997.

[[43]] (明)宋濂.元史·文宗本纪二(卷33)[M].北京:中华书局,1997.

[[44]] 屠寄.蒙兀儿史记·赵世延传[M].北京:中国书店,1984.

[[45]] (明)宋濂.元史·赵世延传(卷180)[M].北京:中华书局,1997.

 

On the Outstanding Minister under Nine Eemperors:Zhao Shiyan, the Famous Minister of Yonggu Tribe in the Yuan Danasty

 

   Wang Hongm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