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嘉陵江流域文化研究 > 嘉陵江流域宗教文化研究 >

张问陶:清代四川三大才子之首(图)

日期:2015-06-13 10:07:20  来源:华西都市报   浏览:

张问陶小像张问陶小像

  他还与李白、苏轼并称蜀中三大诗人,诗作曾风靡朝鲜

  遂宁张问陶、丹棱彭遵泗、金堂李调元并称为清代四川三大才子,而张问陶位列第一,士林公认。

  张问陶(17641814),字仲冶,号船山,四川遂宁人。他出生官宦世家。

  嘉 庆 十 九 年(1814)三月初四,张问陶病逝于苏州山塘青山楼寓所,年五十一岁。后归葬遂宁两河口张氏祖茔。

  张问陶一生写诗五千余首,删存三千余首。戴吉双《四川儒林文苑传》赞张问陶“固李太白、苏东坡、虞伯生、杨升庵后之一人也,诚蜀中亦大家矣。”张问陶还与唐李白、宋苏轼并称蜀中三大诗人。清正廉洁,同情灾民

  清朝嘉庆十六年(1811),张问陶外任山东莱州府知府,他清正廉洁,同情灾民。当时莱州连年大旱,灾情严重。张问陶倡捐谷700石,以煮粥施赈,但杯水车薪,难解民困。张问陶为民请命,两次赴省城济南,向大吏面呈莱州灾情,请发放仓谷,赈济灾民。大吏漠然不理。十二月,张问陶以病为由,愤然辞职。嘉庆十七年(1812)二月初九,张问陶辞职交印后,远近索书者不绝,口占云:“秋蛇春蚓太绸缪,官吏绅民次第求。四海墨花飞不尽,又留千纸在莱州。”

  张问陶辞官后,侨寓江苏苏州虎丘山塘斟酌桥附近。其居右倚甫里祠,左距白公祠不远,故自题所居曰“乐天天随邻屋”。自号“药庵退守”,以吟诗作画自娱,与诗友文人壮游大江南北,相互唱和,更添情谊。

  张问陶学而有行,爱友尊师。在京时,常与石韫玉(同榜状元)、洪亮吉(同榜榜眼)、孙星珩、朱文翰、王学浩、张吉安、罗聘诸名士相唱和,友情甚笃。他们称张问陶诗书画三绝,竞相敛手,赞其才“为长安第一”。石韫玉梦闻张问陶醉死,惊起夜奔张处,惶惶问讯,方知误传。二人欢叙良久,大笑而别。张问陶感石盛情,写诗致谢。诗作豪放 朝鲜受捧

  张问陶写诗豪荡不羁,不主故常,其一种生气妙语,能令人意想不到,亦会如能人胸臆所欲言。其诗尊奉袁枚“性灵说”,诗风亦与袁枚相近,沉郁空灵,注重写实,意义更深。如《芦沟》诗云:“芦沟南望尽尘埃,木脱霜寒大漠开。天海诗情驴背得,关山秋色雨中来。茫茫阅世无成局,碌碌因人是废才。往日英雄呼不起,放歌空吊古金台。”诗中吊古抚今,自抒怀抱,对当道者扼杀人才的愤懑之情,跃然纸上。

  时人以张问陶尊奉袁枚,诗风亦近,谓其诗全学袁枚诗。张问陶写诗反驳此论,诗云:“诗成何必问渊源,放笔刚如所欲言。汉魏晋唐犹不学,谁能有意学随园。”其学诗自有主张。

    作为清代四川三大才子之首,张问陶的诗作在海外亦大受欢迎。乾隆六十年(1795)正月,朝鲜著名诗人、学者朴齐家在京师画家诗人罗聘处,看到张问陶近作一卷,十分高兴,投诗张问陶云:“曾闻世有文昌在,更道人间草圣传。珍重鸡林高纸价,新诗愿购若干篇。”后又拜望张问陶,学习汉诗,研习书画,对张问陶诗书画推崇备至,并将张的许多作品带回国内,使张问陶的诗书画在朝鲜广为流传。伉俪情深 诗画唱酬


  张问陶妻林佩环,为四川布政使林僑之女,慧美贤淑,工诗善画,人称“蜀中才女”。夫妻常诗画唱酬,更添恩爱。张问陶多次写诗赞美妻子的才情:“一编尽有诗情味,夫婿才华总不如”;“我有画眉妻,天与生花笔”;“临稿广寒宫,一枝写馨逸”;“学书且喜从吾好,觅句犹堪与妇谋”;“袖中已遂襄阳癖,林下犹逢谢女才”;从这些诗句中可以看出林佩环确是诗、书、画皆工的蜀中才女。张问陶中进士后寓居京师时,得林佩环成都生病来信,十分焦急,立寄《得内子病中札》问候,诗云:“同检红梅玉镜前,如何小别便经年。飞鸿唤偶音常苦,栖风将雏瘦可怜。梦远犹偏云叶髻,寄愁买贵雁头笺。开缄泪涴销魂句,药饵香浓手自煎。”这首诗追忆夫妻和谐相处之乐,别后相思之苦,闻妻病后焦急之情,心系神牵,缠绵悱恻,感人至深,林佩环得信后病情大好。

  后来,林佩环到京师与丈夫团聚,其乐融融。一次,张问陶为夫人画像,形神兼备,夫人看了十分高兴,便写《外子为予写照得其神似以诗谢之》:“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修到人间才子妇,不辞清瘦似梅花。”诗中以钗换酒、赞夫才情,洋溢爱夫、敬夫深情,张问陶十分感动,又依韵和诗一首:“妻梅许我癖烟霞,仿佛孤山处士家。画意诗情两清绝,夜窗同梦笔生花。”张、林夫妻诗画唱酬,伉俪情深,艺林传为佳话。

  萧源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