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嘉陵江流域文化研究 > 嘉陵江流域古城堡调查研究 >

四川抗蒙战争遗产 广安大良城考古

日期:2015-06-12 10:01:16  来源:  浏览:

符永利  蒋九菊  蒋晓春

(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四川遗存中有一种十分常见的防御性古城寨,一般置于关津要隘,或扼山带水,或居两、三江之会,或坐落于峻峡险滩之旁,多建筑在天生的险崖峭壁之上,山势险要,状如城郭,而山顶则宽平,有田可耕,有水可饮。这类古城寨是在长期动荡不安的背景下渐次修建而成的。据考,至迟在唐代巴蜀地区就有了修建古城寨的做法,宋代以来,特别是明清时期修建的古城寨更是数不胜数,留存至今的尚数以千计,四川省广安市前锋区的大良城便是其中之一。

13世纪初,蒙古帝国在漠北草原崛起,在短短的30年间消灭了在中国西北割据几个世纪的西夏政权和“帝有中原”百年之久的大金王朝。1235年,宋廷发动“三京之役”,结果在河南被蒙军打败。从此,宋蒙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战争。作为双方争夺的重点战略地区,四川是战争开端早、战况惨烈、延续时间最长的地区。在宋蒙交战的最初十多年里,蒙古军队几次进出四川,大肆劫掠,如入无人之境,严重威胁到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安全,这迫使宋廷不得不设法加强四川地区的防务。其中以派驻在四川的最高军政长官余玠为代表的抗战派因地制宜,提出了构建山城防御体系的计划,这为扭转不利战局创造了充分的条件。在余玠的主持下,遍“令诸郡据险建筑”山城,八年间修建、扩建了各种类型的山城共20座,其中就有著名的“蜀中八柱”,如合川钓鱼城、南充青居城、金堂云顶石城、通江得汉城等。大良城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修建的,用于抵御蒙古军队进攻的军事要塞。四川山城防御体系的构建,为稳定长江上游战局,粉碎蒙古取蜀灭宋的战略计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南宋王朝起了支撑半壁河山、延长国祚的积极作用。

 宋理宗淳祐三年(1243),四川制置使余玠筑城大良坪,并迁广安军治所于此。围绕大良城,宋、蒙展开相当激烈的争夺战,双方拉锯易手竟达五次之频。宋理宗宝祐六年(1258),蒙哥大汗亲率大军入蜀,相继攻陷或迫降苦竹寨、大获城、运山城及青居城。十二月,宋军大良城守将蒲元圭被迫投降。蒙古即以蒲元圭为元帅,驻守大良城;宋理宗景定二年(1261),趁蒙古内部忙于汗位之争,宋命全汝楫率军收复大良城;宋理宗景定四年(1263),忽必烈的汗位已稳,再次向南宋发起进攻,大良城又为蒙古所攻陷,蒙军设帅府于此,成为征服川东地区的主要指挥部之一;宋度宗咸淳二年(1266),宋军经浴血奋战再次夺回大良城,并改广安军为宁西军;宋端宗景炎元年(1276),大良城最终为元军占领。至此,大良城在宋蒙(元)之间攻守达34年。

大良城的四面均设有拱卫的小城寨,如东有大岩寨、曾家寨、对山;南有太平寨、石谷两寨;西有双鱼城;北面是与大良城关系尤为密切的小良城。小良城修筑在比大良城稍低而突兀耸立的一个小山之上,号称“一峰插天”,现存东、西两道城门,总面积约11366平方米,与相距一公里左右的大良城互为依托,一同监视并钳守渠江。我们知道,粮草辎重等物资的供应往往决定着战争的胜负。在冷兵器时代,物资运输主要有两条路,一是陆路,一为水路。相对于陆路,水运具有更安全、更经济、更方便的特点。在钓鱼城与广安之间,渠江是流经其境的主要河流,它连接起了达州、渠州、开州、合州等几座重要山城,为坚守的宋军提供着物资保障。因此对于宋蒙(元)双方而言,都要扼守这一水路要津。就在距离小良城最近的此段渠江上,有一著名险滩,名叫牛背滩,礁石成片,滩险流急,凡是船只到此都得减速慢行。当年渠江上运输全靠木船来往,船只若到此地,均需纤夫下河拉船,以控制船速。这就为宋、蒙(元)两军相互打劫粮草辎重提供了机会,牛背滩一带的江面也就成为当年双方军队相互伏击、拦劫的必争之地。由此也更加突出了小良城的重要战略地位。

蒙军在与宋军争夺大良城的同时,也开始仿照南宋做法筑造了一批山城,广安前锋区护安镇的虎啸城即为典型代表。由于1261年南宋收复了大良城,使得蒙军在这一区域的战事一时陷入了被动局面。为此,忽必烈采纳宋叛将杨大渊的建议,决定仿照宋朝筑城之法构建山城,虎啸城就是在此形势下,由杨大渊指挥蒙军元帅府参议张庭瑞修筑的。虎啸山地形陡峭,渠江从山下南侧流过,据守此地,凭险依势,可以控扼渠江要津。蒙军选址在此筑城,就是企图凭借地理优势断绝宋军开州、达州、夔州(今四川开县、达县、重庆奉节)漕运,以此来威迫大良城。正因如此,筑城未毕,就立即遭到宋军的猛烈攻击。宋将夏贵指挥数万精兵围攻虎啸山,蒙古守军的防御工事都被炮火击毁,栅栏亦毁,最后只能依靠大树将牛马皮张开来抵挡火炮的射击。宋军又切断寨内水源,蒙军取人畜小便饮用。在几无外援的情况下,蒙军仍然坚守逾月。后由于久攻不下,宋军渐生懈怠,张庭瑞抓住时机,分兵三路,趁夜偷袭,宋兵惊溃而散,蒙军得保虎啸城。其后,在杨大渊及杨文安等人的努力下,虎啸城终于完工,蒙军便以此为据点,步步紧逼,于是出现了与大良城相关的“争战无虚日”的局面。

蒙军虎啸城的构建成功,给宋军粮粟运输带来极大困难,每运粮粟饷,均需重兵护送。为拔除这一据点,1263年宋将夏贵又一次以重兵进逼虎啸城,结果被蒙古援军赵实喇痛击,败走岳池县。赵实喇乘胜转攻大良城,至鹅滩与宋粮粟舟师遭遇,获粮粟数千余石。东川粮粟告急,宋以沔州都统制胡世全、合州知府马干之子负责粮粟运输,至虎啸城再遭伏击,胡阵亡,马干之子被迫降蒙。1264年,宋将夏贵沿渠江而上,“集四川兵数万”进围虎啸城,给蒙军以很大威胁。1266年宋将张珏收复大良城后,乘势亦攻取虎啸城。忽必烈速派李忽兰吉等前往救援,但均被宋军所败。宋军由此结束军需运输严重困难的局面。          

    宋蒙间之所以反复争夺大良城、小良城及虎啸城,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们之间所构成的互为防守、唇齿相依的战略关系。小良城处在大良城之北,近扼渠江,虽然面积、容量皆不及大良城,但其海拔高度和山形险峻丝毫不逊于大良城。宋军守之,则与大良城构成犄角,相互应援。宋军不守,就会成为蒙军与大良城对峙的前沿阵地,大良城内宋军情报将会暴露无遗。宋军构筑小良城,派军守之,显然认识到了这一点,利用自然形势实现了人为布局。而虎啸城则是降蒙宋将杨大渊主持创建的,他原为宋军驻守大获城的主将,所以十分清楚宋军山城防御战术的奥妙,于是以山城对山城,主动请求创建虎啸城于渠江岸边,实际上是将蒙军军事据点穿插进了宋军的防御体系。当时渠江沿岸的礼义城、大良城、钓鱼城皆在宋军手中,而杨大渊设置虎啸城于大良城和钓鱼城之间,成功拦截宋军利用渠江水运的相互应援,导致虎啸城上流、下流的宋军山城陷入孤立无援,结果或被蒙军攻陷,或被迫投降。可见,宋军用来抵御蒙古军队的山城防御体系,也被蒙军加以利用,成为他们攻打宋军的有力战术。

    大良城不仅是南宋末年四川军民抗蒙的一个重要据点,同时也在其它历史时期发挥过保境安民的重大军事作用。如明末张献忠血洗四川时,大良城做为坚固城堡曾起到过防御保护作用。白莲教兴起,为保卫自身安全,乡民们集资重新修葺了大良城、小良城和虎啸城,并因虎啸城为广安江东门户,更名为“护安寨”。民国时川一军师长郑启和镇广安,曾在大良城建兵工厂和铸钱的铜元局,同时大良城又是革命活动的重要基地,如华蓥山游击队在四方山、观阁活动期间,大良城曾是秘密据点。

由上所述可见,大良城是宋元、明末清初、嘉庆年间等各个历史时期创建或修复的城寨,一座大良城的历史就是四川从宋代到现代历史的缩影。作为一处重要的文化遗产,它蕴涵了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具有多方面的价值。

首先,大良城具有丰富的历史价值。它所承载的历史不仅为宋蒙(元)在川北、川东地区数十年之攻守争战,而且是这一区域几百年治乱之缩影。整个宋蒙战争以四川战场而开端,又以四川战场而结束。其始,源于蒙古囿于历史经验,企图沿着历代统一之路线,突破巴蜀,顺流东下,消灭南宋,因而从窝阔台、贵由而蒙哥皆以四川为进攻重点,其不见成效之由在于宋军坚守山城。其中,忽必烈改从荆襄为战略进攻重点,源于四川山城的久攻不下,无法实现其战略意图。其末,源于四川山城的固守,江南已破,南宋已灭,四川仍有山城在坚守。因而,四川山城攻守与宋蒙战争相始终,乃研究宋蒙战争之核心问题,而大良城是四川山城攻守之典型代表,自然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

 其次,大良城也具有丰富的考古价值。大良城始建于南宋淳祐年间,在当时起着抵御蒙古、延缓宋亡的重要作用,给后世这一区域的人们留下了宝贵遗产。这种遗产既有精神层面的,也有物质层面的。在精神层面留下了利用丘陵多山的特殊地形构筑山寨可以成功抵御战乱和匪患的成功经验,在物质层面直接留下现成避乱场所。实地调查发现,仅大良城现存城门就达12道,沿山城墙断续残长可达数百米,这在古城寨类遗存中是相当可观的。城内能够辨认的遗迹还有炮台、火药碾槽、练兵场、石窟、龛像、题刻、寺庙、铜元局、石板街、水塘、水井、古墓等,遗物有礌石、建筑残件、柱础石、石磨、老家具、宋瓷窖藏、明清瓷片、瓦砾、炉渣等等,遗存数量多,星罗棋布,而且种类极为多样。

再次,大良城具有重要的军事价值,它堪称冷兵器时代军事战略及其运用典范。大良城作广安治所数十年,其根本原因是军事所需、战争所迫。因而,大良城与和平时期的州、军、府城完全不同,就是一个地道的军事城堡,留下的军事文化遗产包括中国古代军事理论的运用、传统战略战术的实践、冷兵器时代攻守设施(如城墙、城门)和武器(如西门发现的礌石)。大良城从一个侧面证实和丰富了传统军事理论和战术实践,可谓“军事历史博物馆”。

另外,大良城还留下着丰富的民俗文化遗产。如“云根寒冽”、“安汉保障”、“皇路清夷”等书法艺术精品碑刻保存完好,反映明朝法定婚龄的“都察院禁止早婚告示碑”、体现当地民众乐善好施的道光“为善最乐碑”尚可辨识。清朝的“石板场”和少量石头民居建筑,以及屹立的十余座石头城门承传着渠江流域古人的垒石为居风俗。打子洞、吞口像、黄勤菩萨崇拜则是当地求子、避邪、祷雨等民俗的直观反映。

最后,大良城还有着丰富的自然遗产。整体而论,大良城山势奇绝,石壁如莲瓣,蔚为壮观;竹木茂盛苍翠,民舍错落有致,云烟缭绕,一派传统的田园风光。大良城集雄伟、秀美为一体,极具观赏性。远望、近观和登临的感受不同。远望是山。大良城又名莲花山,渠江从西北山麓静静流过,广大公路在东南山下延伸,远远望去,大良城就是一座山,一座四面悬绝的山;近看是城。走近观看,大良城成了一座城,由一块块如莲花瓣的巨石依次排列为城墙,而出入这座城的路径便是城门了;登临是坪。大良城,古名大良坪,山顶平缓,面积达1.5公里。在这块土地上,田地、水塘、民居、学校、古树自然构成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除古树、悬崖外,大良城有神仙桥、九层洞、一碗水、斜石坝、镜子石、猴儿洞、战马岩、张口石、夫子坟、龙鳞甲等十余处天然景观,如果匹配上历代相传的传说,更具有吸引力。

但是,大良城及其周围的小良城和虎啸城等城寨的保护现状并不容乐观。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各界对城寨不甚了解。本地政府和当地民众对之缺乏必要的认知和了解,看不到它们存在的科学价值和潜在的经济价值。二是对城寨保护不力,人为破坏的情况时有发生。比如,大良城在三四年前修建公路时拆掉了保存完好的东城门及部分城墙。由于保护措施的低效,不少遗迹在时光的流逝中任由风吹雨打、杂草灌木掩蔽,生存状况加速恶化。而与广安接壤的合川,同为宋元城寨的钓鱼城,不仅开展了多次考古调查和发掘,还进行了大量的维修保护,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正在积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相比之下,大良城的研究保护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真诚希望有更多的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大良城,关注巴蜀地区的古城寨,摸清家底,深化科学研究,增强保护意识,制定切实可行的保护方案,让它们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原载《大众考古》2014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