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文化研究 > 三国文学艺术研究 >

浅论从史学名著到文学名著的《三国演义》

日期:2014-11-13 12:34:26  来源:《西部区域文化研究2012》,四川人民出版社,2013年  浏览:

浅论从史学名著到文学名著的《三国演义》[①]

杨小平

《三国演义》是《三国志通俗演义》的简称[②],与《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其他三大文学名著不同,它脱胎于西晋安汉(今四川南充)人陈寿于武帝太康(公元280—289年)中撰写的史学名著《三国志》[③],经历了从史学名著到文学名著的转变过程,其转变具体体现在背景、内容、传播等方面。

一、背景转变

《三国演义》共一百二十回,是中国第一部章回体小说,也是中国第一部历史演义小说,章回小说形式起源于敦煌话本,发展于宋元话本。《三国志》六十五篇,与《史记》、《汉书》、《后汉书》并称“四史”,为中国史学史上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国别史,也是现存“四史”中唯一不残缺的,作者也只有一个[④]。《三国演义》在时间背景、社会背景上具有从历史到文学的转变特征。

(一)时间背景转变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时间背景都是东汉末年到西晋统一三国,《三国志》记载了东汉末年黄巾起义(184)到西晋统一三国的历史,《三国演义》描写了东汉灵帝建宁二年(169)到西晋武帝太康元年(280)统一三国的历史,时间短,矛盾集中。但二者存在时间不均衡、时间与人物的统帅关系等方面的转变。

1.从前后时间均衡到前重后轻

《三国志》属于纪传体断代国别史,以国家归类,按人物为序,记载三国历史前后时间均衡。

《三国演义》记载三国历史则前后时间并不均衡,着重描写了东汉末年黄巾起义(184)到三国建立这段时间,而三国建立后到西晋统一三国(280)相对比较少。具体来说,《三国演义》第八十回才开始写到曹魏、蜀汉建立,第八十六回才写到孙吴建立。

2.从时间服从人物到人物服从时间

《三国志》记载三国历史,是时间服从人物,因为史书采用人物纪传的形式。《三国志》以曹魏系年为全史之纲,统属曹魏、蜀汉与孙吴三个独立割据政权在同一单位时间内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活动,从而使东汉末年至西晋初年的历史首尾相连。在《蜀书》、《吴书》中,蜀国、吴国君主即位都记明魏之年号。

《三国演义》描写三国历史,则是人物服从时间,服从事件的发展顺序,因为小说为一环扣一环的形式,时间先后为序。

(二)社会背景转变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社会背景都是东汉末年到西晋统一三国的乱世。《三国志》尊魏,分述蜀、吴,《三国演义》则尊蜀,合写魏、吴,变化比较大。

1.尊魏到尊蜀

《三国志》以曹魏为正统和维护曹魏、司马氏统治当局,推魏继汉,以晋承魏,以魏帝为本纪,从汉到魏晋,在形式上迎合了当局争正统的政治需要。清代学者赵翼《廿二史札记》卷六《三国志书法》说:“盖寿修书在晋时,故于魏晋革易之处,不得不多所回护。而魏之承汉,与晋之承魏一也。即欲为晋回护,不得不先为魏回护。”[⑤]但我们也应看到尊魏并不是本质,因为《三国志》记载蜀、魏间事,《魏书》言“寇”,体现尊魏,但在《蜀书》则言“攻”;《三国志》记吴、魏间事,《魏书》谓“叛”,《吴书》则称“绝”,与尊魏的表象不符。

《三国演义》则完全以蜀汉为正统,以曹魏为非正统,小说花了大量篇幅,浓墨重彩地书写蜀汉一方“兴复汉室”、“北定中原”的壮举。以“匡扶汉室”为己任的蜀汉一方征讨“篡逆”的曹魏集团,属于正义之举,反映了南宋以来尊刘贬曹的思想倾向。

2.分述到合写

《三国志》分别记载魏、蜀、吴三个国家的建立、斗争,同时描写了建立魏国的曹氏、建立蜀汉的刘氏和建立东吴的孙氏,真实地记载了在乱世纷争的情况下国家之间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斗争。吴、蜀之主虽然名为“传”,但实为“纪”。分述三国,比以魏为中心来提挈三国历史,更能全面地反映天下三分的客观情况。魏、蜀、吴各自为书,读者若不合观则容易割裂历史事件。

《三国演义》则以时间为序,用事件为线索,着眼蜀汉的视角,把三国历史巧妙地进行了合写,使历史事件更突出,人物形象更生动。魏、蜀、吴三国,实际上就是三个割据政权,属于三个各自独立、互不统属的政治实体和政治中心。以蜀汉为参照物,《三国演义》条理清楚地反映了在乱世纷争的情况下魏、蜀、吴三个国家之间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斗争。以事件为线索,《三国演义》可以使人通观魏、蜀、吴三个割据政权在同一单位时间内,既独立存在又相互联系的全部情况。

二、内容转变

《三国演义》不仅在背景上存在从历史到文学的转变,而且在内容上也存在类似的转变,对读者影响巨大。

(一)历史性转变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反映三国历史,但《三国演义》从信史演变为三分真,从真实到以假乱真,体现了其在历史性方面的转变。

1.从信史到三分真

文学名著《三国演义》的出现,让读者容易把其当作史学名著阅读。“三分真”的《三国演义》代替了信史的《三国志》,影响了民众心中的三国历史。

“三分真”来源于《三国志》或者《三国志》裴注以及其他历史记载。如《三国演义》第四十回:“籍曰:‘若如此,使君不如以吊丧为名,前赴襄阳,诱刘琮出迎,就便擒下,诛其党类,则荆州属使君矣。’孔明曰:‘机伯之言是也。主公可从之。’玄德垂泪曰:‘吾兄临危托孤于我,今若执其子而夺其地,异日死于九泉之下,何面目复见吾兄乎?’”而《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过襄阳,诸葛亮说先主攻琮,荆州可有。先主曰:‘吾不忍也。’”

又如《三国演义》第一回:“汝南许劭,有知人之名。操往见之,问曰:‘我何如人?’劭不答。又问,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而《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裴注记载:“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再如《三国演义》第十九回说:“布目视玄德曰:‘是儿最无信者!’”《三国志·魏书·吕布传》:“布因指备曰:‘是儿最叵信者。’”两相对照,《三国演义》几乎是翻译了《三国志》的原话。

但《三国演义》更多的不是真,而是虚假的,属于小说根据各种材料虚构的。如刘备有两个义弟,即关羽、张飞,但历史上并没有结义的说法。《三国演义》第一回说:“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而《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记载说:“先主于乡里合徒众,而羽与张飞为之御侮。”

又如《三国演义》第十九回中吕布骂刘备曰:“布回顾玄德曰:‘大耳儿!不记辕门射戟时耶?’”虽然辕门射戟是真实的,见《三国志·魏书·吕布传》。但吕布的骂语并不见于《三国志》等正史、《三国志平话》及今存元代三国戏以及他书的记载。

再如《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中有关羽过五关斩六将,故事在《三国志》等史书、话本和元杂剧中全没有踪影,当是小说虚构的。关羽弃曹操投奔刘备,第一关为东岭关,是虚构的;第二关为洛阳,属于河南;第三关为沂水关,但沂水在山东临沂;第四关为荥阳,第四关为滑州,都又回到河南去了。

李灵年说:“虚实关系是《三国演义》叙事艺术的核心问题之一,也是历来研究界的热门话题。”[⑥]郑铁生认为:“论述虚实关系应该从选材、提炼、叙述的不同角度来分析,不能拘泥史料是否真实去比照,去衡量,然后得出一个统而概之的结论。”[⑦]沈伯俊指出:“这种虚实结合,亦实亦虚的创作方法,乃是《三国演义》的基本创作方法,是其最重要的艺术特征。”[⑧]

2.从真实到以假乱真

《三国演义》中除了上面提到的“桃园三结义”、“过五关斩六将”等虚构的外,还有不少真真实实,虚虚假假,往往能够以假乱真。如“舌战群儒”、“草船借箭”、“三气周瑜”、“刮骨疗伤”等脍炙人口的故事,其中不少虽然是虚构的,并不是真实的,但已经凭借文学名著的巨大影响达到了以假乱真的效果,读者并不能够区别其真假。

如《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出来前,刘备似乎老打败仗。诸葛亮出来后,连帅印都给了诸葛亮,好象刘备就坐在旁边听听。实际上,刘备一生都是亲自指挥军队的,军事才能杰出。赤壁、入蜀、汉中、彝陵等战争都是他自己指挥的。包括期间和东吴冲突,就是他自己率军增援关羽与东吴对峙的。汉中前期夏侯渊大败,后来曹操亲自上阵也无可奈何,说明了刘备的军事才能。有了地盘后,刘备在统兵的情况下也并没有输给过曹操。《三国演义》为了突出诸葛亮,把刘备指挥的战役都归功到诸葛亮身上了,这是与历史不相符合的。《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公曰:‘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甚至与《三国演义》前后也是矛盾的,《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说:“操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因为曹操有家族和官宦的先发优势,孙权直接拿了父兄的基业,唯刘备白手起家,鼎立于三雄之间。后期刘备的军事才能都淹没在诸葛亮的神圣光环下。

又如《三国演义》描写诸葛亮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个方面都已经超越凡人的境界。诸葛亮超神入圣,能掐会算,成为智慧的化身,为后世景仰推崇。各地武侯祠的旺盛也可反映民众对诸葛亮的由衷爱戴和深深同情哀悼。《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真实地记载了其《隆中对》、《出事表》等文章与文治武功,但并没有《三国演义》描写的诸葛亮“舌战群儒”、“草船借箭”、“三气周瑜”等故事。《三国演义》第九十六回诸葛亮说:“吾想先帝在白帝城临危之时,曾嘱吾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今果应此言。乃深恨己之不明,追思先帝之言,因此痛哭耳!”证明诸葛亮的识人能力并不如刘备。

(二)文学性转变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文采飞扬,但《三国演义》从简约到丰富多采、移花接木、从人物独立到人物前后衔接、人物塑造结果迥异,事件描写内容变化、戏剧性更强等,充分体现了其在文学性方面的转变。

1.从简约到丰富多采

《三国志》记载历史事件文笔简约,而从史学名著到文学名著,简约已经不能够满足观众阅读和欣赏的需要,《三国演义》对不少历史事件进行了丰富多采的文笔描绘。如《三国志·蜀书·庞统传》:“进围雒县,统率众攻城,为流矢所中,卒,时年三十六。”《三国演义》第六十三回里却衍生出一段丰富多采的故事,首先是诸葛亮提醒,张任安排伏兵,庞统与刘备分兵围攻,行前庞统马惊,刘备为关心庞统而与他换马。庞统骑上刘备的白马后反而死得更快,而且能够说明死因。《三国演义》第六十三回:“玄德拆书观之,略云:‘亮夜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罡星在西方;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分:主将帅身上多凶少吉。切宜谨慎。’”“玄德再与庞统约会,忽坐下马眼生前失,把庞统掀将下来。”“后见庞统军来,张任军士遥指军中大将:‘骑白马者必是刘备。’张任大喜,传令教如此如此。”“庞统心下甚疑,勒住马问:“此处是何地?”数内有新降军士,指道:“此处地名落凤坡。”庞统惊曰:“吾道号凤雏,此处名落凤坡,不利于吾。”令后军疾退。只听山坡前一声炮响,箭如飞蝗,只望骑白马者射来。可怜庞统竟死于乱箭之下。时年止三十六岁。”

2.移花接木

《三国演义》为突出全书中心主旨、烘托人物性格和体现小说戏剧矛盾等,往往将历史事件与人物进行错位描写,即移花接木。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督邮以公事到县,先主求谒,不通,直入缚督邮,杖二百,解绶系其颈着马柳,弃官亡命。”《三国演义》第二回却说:“督邮未及开言,早被张飞揪住头发,扯出馆驿,直到县前马桩上缚住;攀下柳条,去督邮两腿上着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鞭督邮”的主人公原本是刘备,《三国演义》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把刘备的故事说成张飞的英勇行为。

《三国演义》第六十六回描写关云长单刀赴会,赞叹说:“藐视吴侯似小儿,单刀赴会敢平欺。当年一段英雄气,尤胜相如在渑池。”本是鲁肃单刀赴会,却为突出关羽,《三国演义》受关汉卿杂剧《关大王独赴单刀会》等的影响,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把鲁肃的故事说成关羽所为。《三国志·吴书·鲁肃传》裴注引《吴书》说:“肃欲与羽会语,诸将疑恐有不,议不可往。肃曰:‘今日之事,宜相开。以有备负国,是非未决,羽亦何敢重欲干命?’乃自就羽。”

3.从人物独立到人物前后衔接

《三国志》人物描写是独立的,并不前后衔接,因为人物都是采用纪传的方法。虽然每个人物独立清楚,但历史事件的起因以及发展、结果都难以体现出来,不容易调动读者的阅读兴趣。

而《三国演义》则采用前后衔接甚至首尾照应的方法,使全书浑然一体。如曹操很早就觉察到刘备是他角逐的对手,评价刘备与自己才是天下少有的英雄。又如《隆中对》简直就是一个准确的预言,事件的发展几乎完全按照诸葛亮的设计发展进行,突出诸葛亮的未卜先知,展示了其独特才智。又如关羽五关斩六将、刘备三顾草庐、诸葛亮七擒孟获,大多有隔年下种、先时伏着之妙。再如姜维九伐中原在《三国演义》一百五回之后,而武侯之收姜维,早于初出祁山时伏下一笔。

4.人物塑造结果迥异

《三国演义》把刘备塑造成了诚信天下、宽仁爱民的明君形象,把曹操塑造成了奸险机诈、残暴害民的奸雄形象。诸葛亮则成为智者化身的贤相形象,关羽化身为封建英雄的忠义形象,张飞突显出其嫉恶如仇、粗豪爽直的性格等,这些与《三国志》的人物形象塑造结果存在一定变化,不少人物塑造结果二者迥异。

(1)从英雄到奸雄

《三国志》客观评价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文笔巧妙。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评说曹操时说:“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三国演义》则把曹操塑造成“奸雄”、“汉贼”、“曹贼”等,除“官渡之战”等少数战役外,大多描写其负面形象,以与刘备的仁君形象对比。如《三国演义》第一回就称其为“乱世之奸雄”,第四回又让曹操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第六十回张松指责“操乃汉贼,欲篡天下,不可为言”等。

(2)从英雄到伪君子

《三国志·蜀书·后主传》评说刘备时说:“先主之弘毅宽厚,知人待士,盖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焉。及其举国托孤于诸葛亮,而心神无二,诚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机权干略,不逮魏武,是以基宇亦狭,然折而不挠,终不为下者,抑揆彼之量必不容己,非唯竞利,且以避害云尔。”

《三国演义》则把刘备写成是靠哭吸引住人才和哭出天下来的,有人称之“伪君子”。《三国演义》描写刘备为只知道哭,有事问军师。甚至现在不少歇后语讽刺刘备,如刘备摔阿斗——假摔。

(3)从英雄到神圣

诸葛亮本是英雄奇才,《三国演义》则进一步将其神话。类似的还有关羽,关羽本是三国武将,《三国演义》则进一步将其神圣化。如《三国演义》第五回:“操教酾热酒一杯,与关公饮了上马。关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

(4)从英雄到普通人物甚至到奸佞小人

周瑜本是赤壁大战的主角,少年英雄,与众不同。《三国志·吴书·周瑜传》:“盖放诸船,同时发火。时风盛猛,悉延烧岸上营落。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军遂败退,还保南郡。备与瑜等复共追。”

《三国演义》为突出诸葛亮,故意贬低周瑜,夸大诸葛亮的作用。《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第四十六回诸葛亮说:“恐公瑾心怀妒忌,又要寻事害亮。”第四十九回又写道:“霎时间东南风大起,瑜骇然曰:‘此人有夺天地造化之法、鬼神不测之术!若留此人,乃东吴祸根也。及早杀却,免生他日之忧。’”从草船借箭到祭坛借风,充分展现了周瑜的事事不如诸葛亮,赤壁战役的胜利也仅仅是诸葛亮神机妙算的结果。

(5)事件描写内容变化

《三国志》叙述战事精练简约。如赤壁之战,《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建安十三年下曰:“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与备俱进,遇于赤壁,大破曹公军。公烧其余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备、瑜等复追至南郡,曹公遂北还。”

《三国演义》则根据战事在表现全书主旨的作用,决定描写内容的多少。《三国演义》第四十三回到第五十回则把赤壁之战描写为诸葛亮、庞统、周瑜等巧妙施计,曹操则一再上当受骗,最后八十万大军全军覆没,连性命都差点不保,全靠关羽在华容道讲哥们义气逃脱,共用了八回演义了这场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而同样是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官渡之战《三国演义》却只用了两回(第三十回到第三十一回)就全部描述了。

(6)戏剧性更强,矛盾更集中

《三国志》由于采用纪传体,戏剧性不强。而《三国演义》为渲染人物性格,表现主题,多采用集中矛盾,使小说的戏剧性增强,让人悬念不已。如《三国演义》第五十一回到第五十七回描写诸葛亮三气周瑜,二人斗智斗勇,最后,周瑜气死,诸葛亮却意外上门吊丧。第五十五回诸葛亮讽刺周瑜是“周郎妙计安天下,陪了夫人又折兵!”第五十七回周瑜则“仰天长叹曰:‘既生瑜,何生亮!’连叫数声而亡。”

三、传播和研究转变

《三国演义》与《三国志》并行天下,史学名著和文学名著的共同影响,使《三国演义》在传播和研究过程中也出现了从历史到文学与从文学到历史的演变,甚至出现历史与文学交融,难以分别的境地。这是在中国其他文学名著和史学名著中难以看到的现象,值得研究和深思。

(一)国内研究和传播转变

《三国演义》流行天下,凡识汉字的,几乎没有人不读它。英人魏安《三国演义版本考》表列《三国演义》现存明清版本共35种,其中明刊28种,如上海残叶、嘉靖本、夏振宇刊本、周曰校刊本、郑以桢刊本、夷白堂刊本、英雄谱本、李卓吾评本、宝翰楼刊本、钟伯敬评本、叶逢春本、双峰堂刊本、评林本、种德堂刊本、杨闽斋刊本、联辉堂刊本、汤宾尹本、黄正甫刊本、诚德堂刊本、乔山堂刊本、忠正堂刊本、天理藏本、藜光堂刊本、杨美生刊本、魏氏刊本、魏玛藏本、北京藏本等。上海古籍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人民文学出版社等根据各种传世版本对《三国演义》进行影印、排印。

《三国演义》成书后,传抄中出现许多歧异的书名,如《三国志通俗演义传》、《三国志传》、《新刊校正古本大字音释三国志通俗演义》、《新刻考订按鉴通俗演义三国志传》(黄正甫刊本)、《新刊校正古本大字音释三国志通俗演义》(万历辛卯周曰校刊本)、《新镌校正京本大字音释圈点三国志演义》(明夏振宇刊本)、《三国志演义》(清毛宗岗父子)等。

近代百年来中国各种文学史、小说史、论著等纷纷介绍《三国演义》,电影、电视、戏剧等也根据《三国演义》演映了许多三国故事,从文学角度反思历史。也有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思想、哲学等角度研讨三国文化,品位三国历史。自古以来,史学方面研究者及其论著层出不穷。仅我国自近代迄今,学术论文已逾三千五百篇,专著超出一千种。

《三国演义》在文学艺术方面影响巨大,推动明清的小说以及散文、故事、政论等的发展。三国戏目如清代的杂剧和传奇,可考者已经超过百个。[⑨]近、现代京剧和地方剧多达七十六个剧种上演过一千二百七十五个剧目。电影电视自1905年上海丰泰相馆摄制第一部舞台片《定军山》迄今,海内外已完成了三百部(集)以上。

专家学者对《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成书时间等问题进行了研讨。罗贯中大体生活于14世纪,罗氏原稿历经辗转抄录,到它正式刊刻之时,与原稿相比已是面目大变,最大的变化当是嘉靖本增加了四百多条小字注。嘉靖本小字注中注音释义的一百七八十条,增补叙事内容的一百多条,介绍人名、表字、品评人物的一百多条,地名注四十来条,诗文及《论》、《赞》、《评》的注解二十多条,还有少数几条点明材料出处的注语。

(二)日本三国热转变

《三国演义》在日本备受推崇,深受社会各个阶层的喜爱。日本“三国迷”俱乐部有一百余个,三国故事成为日本动漫、电视、电影表现的题材,三国历史成为游戏的重要内容。报刊常常辟有专栏,刊登研究心得。仅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发表应用性等研究专著超过八十种,论文数百篇。论著不仅关注三国历史,而且关注三国文化与三国精神。《三国演义》方面的图书,销量巨大,往往多次重印。[⑩]

现今的日本青少年,把诸葛亮视为他们最崇敬的人,对关羽非常崇拜,刘备、赵云、黄忠、张飞等蜀汉人物,也是民众谈论比较多、比较崇敬的。三国之旅寻根旅游,备受日本人青睐,能参加者视为终生一大幸事。

《三国演义》之所以在日本受到极大的重视,是因为三国文化不仅代表了三国的时代精神,也代表了整个中华民族和世界上其他民族的共同精神和价值取向。日本企业与公司生存的环境,与三国割据称雄的时代相仿,因为企业与公司各掌握一派人马,各占一块市场,在激烈竞争中需要人才的争取和团结对外的精神。日本政治家们认为,重视三国文化是当今这个时代审时度势的需要。日本社会学家们可以从这一文化中受到启示:打开三国的大门,就等于打开世界的大门。三国人物和故事可以让日本青年忘掉自己的平庸无聊的人生去焕发斗志。

(三)其他国家三国热转变

有《三国演义》译本的国家和地区,都会有许多人读它。以各种形式接触到三国故事的人,无不受它影响。如越南、泰国、朝鲜的诗文和歌辞即深受《三国演义》的影响。三国方面的戏曲在毗邻的越南、朝鲜、泰国、柬埔寨等国也上演过四五百个。三国人物的祠、庙,现今仍保存美国、韩国、印尼、马来西亚和世界各大洲若干个国家和地区。

对关羽的崇拜,遍及海外,因为关羽的忠信,是诚实不欺的完美人格的典型。刘备、赵云、黄忠、张飞等,也是海外人士谈论比较多、比较崇敬的。因为刘备的仁义爱民,是包容大度的领导精神的体现;赵云的文武兼备,是智慧、胆量和勇敢的结晶;黄忠的老当益壮,是姜是老的辣的最好注释;张飞的勇猛,是向上无畏的进取精神的榜样。

《三国演义》之所以备受古今中外人们的注目,是因为它用文学形式反映了时代精神,包括上信下忠、和为至贵、患难同当、福禄共享、不畏强权、足智多谋、深谙战略、廉洁奉公、鞠躬尽瘁等。《三国演义》展示、蕴涵人类最切要的知识和智慧,给人以种种启示,政治家应当扮演角色,军事家如何行兵布阵,企业家了解竞争策略。《三国演义》不仅是历史的,还是文学的,具有超时代、超民族、社会性的特性,适应现代世界。

(西华师大文学院 教授;四川大学 博士后)




[①] 基金项目: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西部区域文化研究中心2009年课题(XBZX0910)。

[②] 罗贯中《三国演义》,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

[③] 陈寿《三国志》,中华书局,1982年。

[④] 《史记》作者有司马迁与褚少孙(补写《滑稽列传》、《孝武本纪》、《三王世家》、《外戚世家》等。《汉书·司马迁传》谓:“史记内十篇,有录无书。”颜师古注引张晏曰:“迁没后,亡《景纪》、《武纪》、《礼书》、《乐书》、《兵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列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靳、蒯成列传》,凡十篇。元、成间,褚少孙补之,文词鄙陋,非迁原本也。”今《史记》内,各有“褚先生曰”以别之,其无“褚先生曰”者,则于正文之下,另空一字以为识别。)《汉书》的作者有班彪、班固、班昭(写《百官公卿表》《天文志》)。《后汉书》的作者有范晔(纪传部分)与司马彪(作《志》)。

[⑤] 赵翼《廿二史札记》,世界书店,1936年,第73页。

[⑥] 李灵年《建构中国小说叙事学理论框架的成功尝试——读郑铁生<三国演义叙事艺术>》,明清小说研究,2004年2期。

[⑦] 郑铁生《三国演义叙事艺术》,新华出版社,2000年,9页。

[⑧] 沈伯俊《现实精神·浪漫情调·传奇色彩——论<三国演义>的创作方法》,《明清小说研究》2006年3期。

[⑨] 陈翔华《明清时期三国戏考略》,《文献》1991年4期。

[⑩] 谭良啸《三国演义在日本》,《海南大学学报》,1992年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