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金生楊編《蜀道行紀類編》出版

日期:2017-09-08 18:03:01  来源:  浏览:

書名 : 蜀道行紀類編(46冊):西華師範大学歴史学院資料叢刊
編著者 : 金生楊主編
出版社 : 廣陵書社
定價 :39800,00元
出版年 : 2017/07 月
    行紀者,記其行者也,或亦稱紀行。其體裁大要有詩與文兩種,而賦與圖亦間與焉。究其初,或因役而行,是為行役;或因遊而行,故有遊記。遊記記其遊,而遊亦行也,行不必遊。逐日而行,或逐日而記,故有日記似行紀,亦有行紀如日記者。然日記記逐日之事,其事未必皆與於行;而行紀記其行,亦未必皆係日而記。
    行紀有純文、純詩者,亦有詩文間雜者,有僅為文不為詩者,也有僅為詩不為文者,還有詩、文竝作,又分而行之者。就其內容而言,也非純然一致。詩有詠行、詠景、詠史、詠懷,間雜他作者,而文主要記行程見聞,也寫景狀物,考據故實,辨析疑誤,包括所經道路里程、水陸交通、氣候物產、山川形勢、地理沿革、名勝古跡、關塞建築、典故遺聞、土風民俗、賦稅徭役、交遊燕會、書畫鑒定、相關考據、所任役事,等等不一,內容豐富而多樣。閱讀行紀,我們既可以跟隨他們的筆墨,感受沿途的歷史、風光,也可以藉此瞭解古代為官之道、驛道運行等制度,對道路交通、地方歷史、相關行役官事有更為真切而具體的感受。由於其涉及面極廣,提供的史料翔實豐富,故在歷史研究、旅遊開發、文學創作、方志編修、地方建設等眾多領域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是值得珍視的一筆寶貴財富。
行紀往往前後相續,前人創之,後人讀而嚮往,承前人之風而續之。故較相競勝,踵事增華,自出機紓,補所不足,而出人意表,但亦有陳陳相因,踵謬傳訛,無多新見者。各行紀皆因時而作,有特定的時代信息,前後對比,異同互現,足考時代因革變遷,故王士禛以為“參互考之,可以觀世變”。孟超然稱奉使者率藏行紀於篋中,是行紀又為往來者指示路徑、考鏡借鑒之資。
    行紀之作,由來甚遠。嫦娥奔月,夸父追日,可謂最簡潔而神秘的傳說式行紀。若其詳,汲塚書《穆天子傳》記周穆王駕八駿,西巡天下以見西王母,實開其先。至唐李習之翱《來南錄》一卷,記其應嶺南節度使楊於陵征召,往任幕僚,由洛陽抵嶺南,經今河南、安徽、江蘇、浙江、江西、陝西、廣東等省,歷程七千六百里,紀來南原因、行程,所經名山勝景,總結路程,統計水陸里數,頗為典範。曲園俞樾氏稱:“文章家排日紀行,始於東漢馬第伯《封禪儀記》,然止記登岱一事耳。至唐李習之(翱)《南行記》、宋歐陽永叔(修)《于役志》,則山程水驛,次第而書,遂成文家一體。然其書頗略,聊存遊跡而已,未足模範山川,鐫劖造化也。”宋代以來,此“文家一體”大放異彩,而明徐霞客因遊而記,又推致其極。
    巴蜀山川奇秀,人文甚盛,自古引人注目,故蜀道紀行者頗眾。明郭子章稱:“晉王逸少(羲之)聞成都有漢講堂,秦城池、門屋、樓觀,慨然遠想,欲一遊目。其與周益州(撫)書,數致意焉。左太沖(思)欲作《蜀都賦》,詣著作郎訪岷、邛之事。蓋蜀之奇,往往繫人思如此。故曰遊談者以為美,造作者以為程也。”清王士禛則稱:“漢唐已來,志于常氏,賦于左氏,傳於陳氏、勾氏,記於譙氏、韋氏,圖于宋氏,詩于杜氏,堂哉皇哉!後有作者,可以槖筆而退矣。至述征之作,則韋莊、李用和輩不甚著於世,而陸遊之書獨傳。”常璩《華陽國志》、左思《蜀都賦》、陳壽《益部耆舊傳》、勾延慶《錦里耆舊傳》、譙周《三巴記》皆記蜀事,而韋莊《蜀程記》、李用和《遊蜀記》、陸遊《入蜀記》則蜀道紀行之作,杜甫蜀中詩又多關於行。此外,如唐王勃《入蜀紀行詩》、劉禹錫《吳蜀集》、段成式《遊蜀記》、韋莊《峽程記》亦有與焉。唐玄宗、僖宗先後幸蜀,故有宋巨《明皇幸蜀記》、李匡文《明皇幸蜀廣記圖》、李思訓《明皇幸蜀圖》(一名《行幸蜀川圖》)、王坤《僖宗幸蜀記》,以記二帝入蜀行程故事,頗傳于世。時至宋代,蜀道紀行之作,尤為興盛。眉山三蘇《南行集》、陸遊《東樓集》、范成大《西樓小集》等以詩紀行,陳延禧《蜀北路秦程記》以文紀行者雖不獨傳於世,而陸遊《入蜀記》、范成大《吳船錄》已然流芳百世,儀範後代,為自來入蜀者所必閱。清代、民國,西夷窺視康藏,東洋侵我中華,中外西蜀之行者濟濟焉,而記其事者尤眾。相較而言,清及其以前,以行役者居多;民國以來,以遊歷者為眾。就行役而言,或出使、或任職,或因公,或緣私,又以主典試、任學政者為多,蓋以本職于文故也。就其行走道路而言,大要以出入巴蜀的川北金牛道、川東岷江及長江水道,以及出入康藏的川南、川西道為主,也有學政按蜀之路、川東陸路、川滇路、東出之小川北路,以及其他出入巴蜀的道路。
    本編所錄蜀道行紀,以專著為主,間及單篇,而於遊記、詩集略寬其限,故其內容有未儘屬行紀而又實關於蜀者。梁啟超言:“自春秋以降,我族已漸為地方的發展,非從各方面綜合研究,不能得其全相”,“瞭解整個的中國,非以分區敍述為基礎不可”。蜀道行紀雖不限於蜀,但終屬于區域之記,卻又通過交通路綫,以蜀為中心,聯係於中華大地。當前我國正著力於構建“一帶一路”的全球性戰略,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蜀道作為連接南北、貫穿東西、連通陸海的重要水陸交通綫,作為絲綢之路的關鍵性鏈結點,作為西部社會經濟文化的大動脈,迎來了帶動發展的大好機遇,也引起了舉世矚目的關注。通過本編,足以讓我們感受蜀道、絲路的輝煌歷史與深厚的文化積澱,也足以開闊我們的眼界,從中找到沿綫各地的優長,為社會經濟和文化建設做出更大的貢獻,並反過來讓蜀道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